银行存管“大限”或将重度催变网贷市场

日期:2017-07-27 16:11 来源:网络整理

  海象理财对记者表示,之所以在几十家城商行中最终选择了北京银行进行直接存管,不仅看重北京银行作为我国城商行信用评级排名第一的行业地位,更主要的是,相较其他城商行,北京银行在用户体验、舆论口碑上体现出很强的品牌溢价能力,综合“得分”更高。

  对于网贷行业而言,2017年的夏天注定会是一个焦灼的季节。

  如果说去年8月24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简称《办法》)的发布,只为网贷平台的银行存管划定了责任边界,那么今年2月23日出台的《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下简称《指引》),则正式厘清了银行存管的责任清单和业务路径。网贷平台银行存管合规的重要性已成历史新高。随着一年期“大限”将近,表面上,各家网贷平台正在加快与银行进行资金存管合作的步伐,以求在最后期限之前赶上合规的末班车;本质上,网贷市场或将因为入场门槛的再度提高展现出新的格局。

  网贷平台从“他控”转向“自控”

  2017年6月1日,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发布了《上海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管理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上海平台只能选择本地银行或者在本地设分支机构的银行作为存管行”的细则要求,将使得上海本地互金平台的银行存管方式更加严苛。此地方性细则出台后,相关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上海出台该办法的初衷是为了进一步规范互金市场资金流转,以求从根本上杜绝资金池、资金监管职能模糊等行业痼疾。由此可见,随着《办法》中规定的一年期整改期限逐渐接近,2017年互金行业银行存管的门槛将再度提升,互金市场中各平台的竞争也将再度白热化。

  有分析人士表示,在互金行业银行存管合规要求不断抬升的当下,某些互金平台或将因为不断严格的银行存管要求,再度重现2015年-2016年的倒闭潮。然而,银行存管对于互金平台的资金安全而言,虽然构建了物理壁垒,形成了一定的安全港效应,但是互金行业普遍缺乏系统化的标的审核,在银行存管的条件下,客户只能确保账户资余额不会被平台随意挪用,但是仍然无法有效认知投资标的的安全性。换言之,银行存管与投资标的之间并没有在监督层面实现强相关。

  因此,银行存管合规的政策建设,将很可能推动网贷行业的风险控制从“他控”转向“自控”,银行存管只能在通道层面规范借款方、投资方的资金流向,投资标的审核的重要性将再度提升,并成为“后银行存管时代”区分平台实力的关键指标。对此不少行业人士指出,当银行存管成为平台标配后,市场空间实际上出现了一定的收缩,网贷平台若想继续发展既有业务,自身风控模型、运营系统也必须顺应市场需求,进行根本性的变革。

  银行和网贷平台之间呈现“双制约”

  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4月5日,我国共有281家正常运营的网贷平台宣布与银行签订直接存管协议(含已完成资金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平台),其中有158家正常运营平台与银行完成直接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占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总数量的6.93%。从该数据可以看出,我国网贷行业中真正实现银行存管合规要求,并有效投入实际运营的平台仍然是“小众”。究其原因:一方面,网贷平台自身盈利水平、成本负担能力会对合作达成产生制约;另一方面,银行存管方的运营实力、市场介入意愿的不同也使得可合作的空间变得比较狭窄。

  就目前市场情况来看,出于自身风控管理、成本收益的考虑,国有银行、大中型商业银行并未成为网贷平台实现资金存管的主力军,不过一些知名平台仍然选择了背书意义较强的商业银行进行资金存管,例如“人人贷”、“积木盒子”选择民生银行,“宜人贷”选择广发银行等,主要考虑的是此类银行的品牌影响力和背书价值。

  除此之外,城商行因其多元化的战略部署,以及体量小、业务开展灵活的发展模式,自去年8月之后一直在资金存管业务上开疆拓土,业务推进速度较快,基本囊括了网贷市场中80%以上的资金存管业务。不过,城商行自身盈利能力、风险管控能力、系统对接/运营能力发展各异,并非全部能够完全跟上网贷行业变化快、周期短的发展现状。因此,城商行存管方自身的运营实力也在被网贷平台“反向考量”,部分平台甚至表示,出于更加长远的战略考虑,希望与经营状况更好、现金流更充分、监控力度更强的城商行进行合作。例如“普惠金融”与浙商银行进行合作,“道口贷”选择上海银行,“可溯金融”、“海象理财”选择北京银行等。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