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凡:A股像VC,美股更像PE

日期:2017-07-27 16:52 来源:网络整理

CE:如何定义资本市场的回A潮?

包凡:当年中概股在美国受到打击的时候,我就在讲,未来回归A股是趋势。长期来看,中概股里面有不少高质量公司,整个板块也是中国经济里面很有活力的一块。当初去美国上市有一定的历史原因,中国市场没有成熟的投资人,不知道怎么评估这些公司,上市可能有一些障碍等等,这些障碍已经不复存在。因此,增量市场会有不少企业直接选择国内上市,存量市场会有一部分企业回来。

 CE:A股市场和美股市场有何差异?

 包凡:A股市场和美股市场,是两个不同的价值体系,价值观、审美观都不一样。所以未来企业会呈现一种分流,东方美人在中国选美,西方美人到美国选美。

 A股像VC,需要有故事和充分的想象空间。只是VC是在几千万美金的量级玩,A股规模是几十亿、上百亿人民币。A股投资人需要你把眼前利润赚出来,不赚钱甚至烧钱的事情,A股肯定不买帐。比如游戏公司在A股感觉挺好,赚钱又有盈利空间。但美股市场认为游戏公司有天花板,压根不应该来上市,赚点钱每年给股东分红就得了。美股更像PE,虽然是二级市场,但核心是看企业长期的基本面。说故事的公司到了美国就不行,美国市场讲究专注,别谈什么平台概念,把一件事做成行业第一,才有资格去干其他的事。比如亚马逊,上市很多年也不赚钱。但是股价不断攀升,美国市场给了高估值,美国投资人看得比较远。

 两个市场对并购的认知也不同。A股市场不断并购资产,就有了新的盈利空间。但美股市场历史上80%以上的并购是以失败告终,也就是说企业做并购,失败的风险概率是80%。在美股一半的并购行为后,卖方肯定涨,买方十有八九是跌的。投资人先把股票卖了,回过头来再看你能不能把并购做好,做得好再买回来。

CE:未来华兴会做哪些调整?

包凡:我们会在三方面做出差异化。第一,坚持做新经济领域,这是我们最擅长的主战场。第二,要充分发挥华兴海外的市场优势,开拓跨境业务,把国外的资本带进来同时把国内的资本带出去,尤其跨境投资和并购,希望能够将华兴做成一家相对来说比较国际化的投行。第三,投行这个行业,未来一定会是技术驱动。因此我们在金融技术、金融科技方面会加大投入,目前华兴工程师的比例近20%,这个数字也在不断增加。

CE:如果说2015年是合并同类项的一年,今年的风口在哪里?

包凡:去年行业内不理性的竞争太多了。应该通过资本的手段把这种竞争变得更加理性化,所以2015年是合并同立项的一年。

今年比较困惑。第一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下一个风口在哪里,大家都没有共识,互相都在问。第二,行业并购、回A借壳笼统来说是一个大方向,但从行业角度来说,哪些行业会发生什么事情,今年还不太好判断。我认为,电商跟O2O的垂直领域还会有一些整合,差不多到了最后收关的时候。内容产业也会有一些整合,但是并不特别清晰,这个行业规模还太小。智能硬件、人工智能领域今年的重点还是投资,并购估计是2017年的事。

CE:BAT的投资并购思路有什么异同?

包凡:百度跟腾讯都是流量的输出方,阿里是流量的输入方,投资思路不同的根源就在于此。

从大的方向来看,百度跟腾讯有点像,都是一个流量的输出方,所以他们不太介意去做一个公司的小股东。因为流量在手里,公司依靠他。公司听话,他就把流量龙头开大一点,不听话就给你关了。而阿里是流量的买入方,因为变现能力太强,自己的流量不够用,需要在外面用吸星大法吸很多流量进来,他的风格必须以收购为主。如果不控股,大股东不会把流量全部给他。

这跟地缘政治一样,美国人可以搞世界联合国、世界银行,不需要去占领别人的疆土。因为他们本身国土的两边都是海洋,谁也打不过来。只要把上下两边守住就行,所以战略很稳。但俄罗斯就不行,诺大的国界谁都可以打过去,从波兰、乌克兰、中国都可以,所以必须彪悍。

CE:华兴的标签就是包凡,为什么提出去包凡化?

包凡:我一直认为,一个企业本身是有生命的。创始人要赋予它生命力,给它创造条件、划定界限,让企业在这之上按照自身的规律去发展。个人烙印太重,对于一个企业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华兴现在是事业部管理方式,我在决策机制里面要放权,很多决策权都下放了。另外,我要尽量少抛头露面,但这帮兄弟们太低调了。

CE:你交朋友的原则是什么?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